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带着孩子去旅行
带着孩子去旅行
不记得听谁说过,我们要好好活着,因为我们会死很久很久。我觉得这个觉悟不错,所以我一直认为,无聊的生命等于提前死亡。人生在世须尽欢,乐子要自己去找。正如上帝赐予我们牛奶,桶要自己买。乐观估计我们能享乐到60岁,那我已经走过一半了,得抓紧,得珍惜,不能被那些烦心的事情绊住。

  近来前妻可谓手段尽出,我冷眼观之不为所动,把我逼急了,我领着孩子带上韦惠出去玩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?我态度就摆在这,了不起我给闺女重新找个妈!

  趁着十一黄金周的假期,带着美人与孩子挤上这股旅游的热潮,由南飞往北。在飞机上眺望远方如仙境般的景色,闺女指着某一处云朵说那里有座云中的城堡,我淡淡的笑了笑,一如遥远的路途一样暂时把烦恼远远的留在旅途的起点。

  青岛金沙滩以沙细如粉、水天一色的风景闻名遐迩。可实际到这里后才发现,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感觉并不太值得为此飞越大半个中国。也许是因为人太多的关系,庞大的人群降低了赏风景的心情,毕竟我个人不太喜欢热闹。

  一到海边我家那闹腾的姑娘就拉着姐姐往海里跑,我只能匆忙的扔下美人跟了上去,陪着俩孩子在浅滩里撒欢了好一会,觉得不是办法,总归得找个让孩子们能安静下来的项目,让她们回到岸上用沙子堆城堡是个不错的主意,约定谁堆得好可以获得礼物。

  韦惠已经搭好遮阳伞,躺在气垫上晒着太阳,旁边还放着一杯橙汁,看样子好不惬意。

  把孩子领到旁边叮嘱她们玩耍时别离开大人的视野范围,我钻进遮阳伞的阴影里,挤兑道:“得嘞,我看住孩子这么久,你倒是挺享受。”

  韦惠没有理我,带着大圆墨镜在装睡,不过我还是捕捉到了她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笑。

  我拿起她的橙汁,含住她吮过的吸管,眼看一大杯橙汁就要被我吸光,她连忙爬起来抢过杯子,笑骂道:“给我留一点!”

  在她身旁坐下,看着天空蔚蓝一片,远处海天一线,以及不远处挥舞小铲子的孩子,感觉很暖心,在这人声鼎沸的海边多少还是能感受到一丝岁月静好。

  韦惠咬着吸管慢慢吮着所剩不多的橙汁,目光同样也在看着两个萌娃,时不时还会看向正在隔空指挥两个孩子的沙堡工程的我。注意到她的目光,我内心仿佛触及到了什么,轻声说:“我们相识的时候,也是像她们现在这般大。”

  韦惠脸上温馨的笑意淡下,短暂的回忆了片刻后,说道:“是呢,没想到转眼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我们的孩子都到了当初我们认识的年纪。说来也巧,你比我大三岁,我女儿又比你女儿大三岁。”

  我们沉默的看着玩闹的俩孩子,陷入某种莫名的思绪中。许是不想在这种气氛里呆太久,韦惠哼了一声,道:“说起来,这里的确比我们那边的海滩好很多啊,银滩那里的海水很绿很浊……舍得带粱渔来这里,看样子你为了搞她真是舍得下本啊。”

  听到她酸溜溜的口气,我不由得苦笑,辩解道:“我可没带她来这里,我们都没出省,反倒是带你来了,很明显我为了搞你才是真的舍得下本钱。”

  韦惠摘下墨镜,向我投来一个无比嫌弃的眼神,道:“拉倒吧,你们原计划就是要来这里,她还欢天喜地发朋友圈来着,只不过你有事取消行程罢了,别说得好像是为了我一样。”

  确实,原本机票都买好了,酒店也订好了,各种各样出发前的准备都已经妥当了,临走前我那前妻却来搞事。一想到这个,我脸上的表情冷了下来,但又觉得没必要为了这些不愉快的回忆影响此刻的心情,我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,强迫自己不要去想糟心事。

  韦惠向来不是那种会察言观色的女人,没有注意到我因为她一句话心情瞬间变差,继续挤兑道:“你也是蠢,掏钱带那个贱人到处玩,可她发的朋友圈没一条提到你这个金主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自己有钱到处玩生活多姿多彩呢。”

  所以说男女之间的关注点往往就不一样,韦惠所说的这个朋友圈的事我也清楚,但我压根不会在意,只要粱渔她给我肏就行,这才是目的所在,其他的细枝末节根本无所谓。

  我反怼回去,道:“她发朋友圈避开我,难道你的朋友圈就会让我与你同框吗?”

  听到我的话,韦惠愣了几秒,柳眉一挑,往旁边让了让,拍了拍身旁的位置。

  我挤上气垫,在她身旁躺下,韦惠与我靠在一起,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就要自拍。

  手机咔嚓一声,韦惠看着拍出来的效果皱了皱眉,埋怨道:“你表情怎么这么死板,好像谁欠了你钱似的。”

  说罢我们重新摆好姿势,又拍了一张,韦惠对着手机看了又看,始终不满意。

  也许是她也并不想发一个与我共同出境的朋友圈,故作姿态罢了。我给她一个台阶下,说道:“要不算啦,我本来就不上镜。”

  “你等会……”

  韦惠解开衣服上的扣子,原本的小开衫敞开后变成了件小披肩,露出里面的泳装。很大胆的三角形罩杯,将她的酥胸聚拢成很养眼的球形。胸衣与成套的外套与短裙均是红白相间的条纹图案,有一种很火辣的夏威夷风情。

  “CC,来一下!”

  韦惠高声呼唤自己的闺女,丫头听到妈妈的招呼很听话的走过来,韦惠把手机递给她,说道:“来,帮妈妈拍照。”

  CC接过手机,驾轻就熟的拉开架势,韦惠连忙与我抱在一起,还比划了个手势。CC按下快门,没急着把手机还给她妈,自己对着照片看了看,非常不满意的说:“叔叔,你表情太僵硬啦。”

  韦惠得意一笑:“看到没?连我家闺女都说你。”

  CC也跟数落我一通,然后重新拉开架势,说:“再拍一张,准备好……叔啊,你笑得好难看呀!算啦……嗯,叔你放开点啦,跟我妈再亲热一点……好了!”

  照片拍好后,CC把手机递给她妈,韦惠接过手机看了看,点点头:“嗯,差强人意,多来几张。”

  说罢她把外套脱掉,裙子也解下,然后把手机交给女儿,让CC又给我们拍了好几张照片。

  CC蹦蹦跳跳的回去找妹妹玩,韦惠翻看着照片,夸奖自家女儿拍照技术很好。我看着照片里那些非常暧昧的举动,甚至还有一张她把腿搭在我身上,一手抚摸我的胸口,同时还亲吻我脸颊的照片,寻思她真的要把这样的照片发朋友圈?

  只见她手指飞快的触碰着屏幕,没过多久就把图全修好了,加上一路沿途而来拍摄的一些其他照片,凑够九宫格后,然后按下那个绿色的发表按钮。

  这时候闺女跑过来,喜滋滋的向我炫耀她用沙子摆弄出来的成果,我耐着性子应付自家闺女,好不容易把她哄走后,我掏出手机点开微信,果不其然看到韦惠发出的这条朋友圈,下面甚至还有粱渔点了个赞!

  我看到韦惠脸上浮现出的一抹得意,显然她就是想要这条朋友圈被粱渔看到。不过我内心还是有个疑问,难道韦惠她对她老公设置了朋友圈权限?可就算如此她微信里总会有认识她老公的人吧?就不怕这种怎么看都跟我有一腿的照片被她老公看到?

  我拐弯抹角的道出心中的疑问:“你跟你老公最近怎样了?”

  她云淡风轻的说:“分手了。”

  “分手?不是离婚?”

  “我们又没结婚,离哪门子的婚?”

  “你不是跟我说过你们领证了吗?”

  “噢,那是骗你的。那时候我想认真经营这段感情,跟你彻底断个干净,跟你说我结婚了也好断了你的念想。只不过你倒是没再主动来烦我了,没想到我自己却戒不掉你……”

  她说后面那段话时,目光看向远方,语气如同海平面那一端的云朵那般淡然。

  她把头靠在我肩头上,老实说我挺讨厌她作这种姿态,跟她处太久了只会觉得她偶尔的这种多愁善感很作,似乎想用绳子把我套上一样。不过……我也早就习惯了,我喜欢她,连她缺点都一起喜欢。

  不远处的两个小公主已经放弃了堆城堡这种高难度的大工程,改堆土人,姐姐不辞辛苦的跑到海边用帽子打捞海水,妹妹用小手把弄湿的沙子堆起来夯实。看着两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,我不由自主道:“她们两个相处得挺好呢。”

  韦惠看着自己闺女那喜上眉梢的模样,点点头:“嗯。”

  想到最近与前期闹得不可开交的那档子事,她甚至不惜以女儿来威胁我,可悲与可笑的是她威胁的方式并非是要把女儿从我身边抢走,而是扬言自己要丢下女儿远走高飞。我想让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健康成长,这反而成了前期对付我的筹码。那时候我不是没想过某种退路,比如想到韦惠……然而看着远处女儿那张天真纯净的笑脸,沉默了许久,我自嘲的笑了笑,熄灭某些自私自利的想法,说:“若跟着目前的气氛走,本来我想说:你分手了,我离婚了,你带着个女儿,我也带着个女儿,不如我们凑一起得了……不过思来想去,还是算了。”

  韦惠抬起头,轻声笑了笑,那笑容仿佛是要把原本的某种情绪掩盖下去,她问:“为什么算了?如果你现在跟我求婚,说不定我真的会答应喔。”

  内心有千言万语,但我最终道出口的,只是语焉不详的一句:“我们已经……很多年了,能在一起的话早就在一起了。我们也尝试过的,不是吗?”

  真的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了,若能携手又何须等到现在?时光荏再,曾经那些年少的时光仿佛还在昨日,只可惜我们也早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样子,有些东西越是刻骨铭心,如今看来也越觉得变味。

  韦惠把头从我肩膀上抬起,抱着自己的双膝,幽幽的说:“那时候我只是不想再生孩子了,现在你也有女儿了,只要不用我再给你生一个……”

 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,最后也没能把话说完,自嘲的笑了笑,拿出一份洒脱,道: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

  她明白,虽然当初我提出分手的原因是她偷偷打掉肚里我们的孩子,但我们之间的问题并非只有生不生孩子这一件事。

  在我还处于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的那个年纪里,我们最终都没能走到一起,有些东西错过了便是错过了,如今我们谁都没有那种勇气去尝试把曾经扔掉的东西重新捡回来。

  韦惠伸了个懒腰,在气垫上躺下,我扫了她一眼,有些不满,说:“你不打算把衣服穿上吗?”

  方才拍照的时候她把比基尼四件套的外衣脱掉了,里面的泳衣实在过于大胆了,倒三角形的胸衣,腰间用绳子打结的系带三角裤。虽然这是在海边,但又不是在夏威夷,这人满为患的金沙滩绝大部分人都是好好穿着衣服的,就算下海游泳的女性大多也穿着那种连体的泳衣,敢像韦惠这样大摇大摆穿着三点式在岸上晒太阳的,除了个别奔放的外国妞,我还真没看到有别人了。

  她是不是对来海边有什么误解啊?电影看多了吧?

  周围已经有人向这边投来目光,我甚至看到有几个咸湿佬对这边指指点点,对此韦惠没有丝毫自觉,满不在乎的说:“有什么关系?你不也只穿个沙滩裤吗?”

  “我是男的,能一样吗?”

  “那么婆妈干嘛?我好不容易练出来的身材,饿了一整个夏天,不秀一下我不是亏死了?”

  确实,她很瘦——不,应该说是很苗条。通过健身塑造出来的身材虽然很瘦,但并没有那种弱不禁风的纤弱感,两腿虽纤细修长但很结实,酥胸挺拔大小适中,整个身子给人一种非常协调比例完美的美感。她敢穿这么暴露的泳装,固然因为她很大胆,但更多的是她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,没有任何不足之处需要衣物去遮挡。

  可能会有咸湿佬说她那才B杯的胸不够大,但对我来说那种奶大屁股大的,哪怕是A片里那种柳腰爆乳的女优,都没有韦惠的身材对我的诱惑力大。

  这点从一些路过的咸湿佬的目光中就能看出,他们不管是道貌岸然,还是毫不掩饰的垂涎三尺,目光总在韦惠身上打转,有的明明已经走过去了都要回头张望,这让我很不舒服,闷声道:“把衣服穿上吧,我不想你这样被别人看到。”

  韦惠“哦”了一声,饶有兴致的看着我,笑道:“你占有欲还挺强。行吧,不过脱都脱了,你先帮我把防晒霜补一补。”

  说罢她往我手里塞进一个金色的小瓶子,资生堂,日本货,我记得这玩意挺贵的,看样子还没怎么用过,是新买的。看来平日里没少哭穷的韦惠为了这趟旅游倒也舍得花钱。

  她往气垫上一趴,我有些为难。韦惠看出了我的犹豫,她脸拉得老长:“怎么?不乐意?敢说跟粱渔去海边的时候没这样玩?这是对我没兴趣了?”

  “那不一样,我帮她涂倒没什么,帮你的话我会硬。这大庭广众的我可不想丢人。”

  言下之意是她韦惠要比粱渔更迷人,只可惜我们是在一起太多年了,无论我如何妙语生花去哄她,她都可以不吃这一套,哼了一声,说:“给你摸我的机会你不摸,那往后你也别碰我了。”

  行行行你说了算。我把防晒霜挤在手上,在她的后背抹匀,我不是在摸,而是在擦。整个过程没有什么旖旎的感觉,一来我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做什么色色的事,我还不至于追求刺激到这种程度,二来孩子就在附近,我不想在闺女面前跟她妈妈以外的女人太过暧昧。

  迅速在韦惠的背后施工完毕,韦惠埋怨道:“这么快就完了?”

  “其他地方你自己不是能够着吗?”

  “我可听说了,你给粱渔上防晒霜的时候可没这么敷衍的。”

  这都是从哪听说的啊?韦惠虽然有粱渔的微信,但仅仅只是出于社交上的某种必要罢了,我知道她们这帮娘们有一大堆微信群,但有粱渔在的群里必然没有韦惠,看样子粱渔嘴碎在某个群说了,然后群里某人跟韦惠通风报信……哎,女人这种生物,真是个事儿精。

  韦惠三番五次在粱渔这事情上纠缠不清,饶是我脾气再好也有点烦了。闹哪样啊?你又不是我老婆,也不是我的恋人,我们没有任何正当关系,就算我带着粱渔到处花天酒地夜夜笙歌,跟你也没啥关系啊。如果因为这样怨恨我,那就别跟我出来玩不就行了?既然出来了,至于这样么。

  韦惠似乎也觉得自己老拿粱渔来说事挺招人烦的,不再提她,对我催促道:“快点啦,我挺喜欢你手掌的触感的,弄久一点。”

  好吧,既然如此,不妨玩大一点。

  我解开她后背带上的钩扣,又解开系在她后劲的蝴蝶结,整个胸衣被我解开,此时的胸衣可以说只是铺在地上,而韦惠的胸部压在胸衣上罢了。虽然还没有走光,但那原本布料就很少的泳装解开后乍一看还以为她没穿衣服呢。

  韦惠倒也没有惊慌,只是奇道:“你跟她也玩这么开的吗?”

  她指的自然是粱渔,没过三句话就绕不开这事似的,我板着脸挤兑道:“没错,她敢在沙滩上裸奔,敢在海里让我插,你敢吗?”

  韦惠转过头骂道:“屁!那不要脸的贱人敢裸奔我倒是不奇怪,你有那个胆敢在众目睽睽下打野战,我吃翔!”

  她情绪有点激动,好像忘了自己的泳衣被我解开了,转头喷我的时候身子抬了起来,我大惊失色,两手迅速的盖住她的乳房,不然可真的要被人看光了!

  “女孩子家别老把屎尿屁挂嘴上。”

  我责备道,但双手放在人家赤裸胸部上,说话实在硬气不起来。

  韦惠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拿起胸衣盖在我手上,恼道:“还女孩子呢,我又不是蜻蜓那种一把年纪还不嫁人一天装嫩的……你要摸到什么时候?还不快帮我穿好!”

  我小心的把手拿出来,帮她把背带扣好,再把吊带在她脖子上系好。

  经过这么一打岔,她也没心思让我帮她涂什么防晒霜了,气鼓鼓的自己来。我回想起方才发生的事,还有那美妙的手感,我脸色一沉,严肃道:“不好!”

  见我一惊一乍的,韦惠赶紧低头检查了一遍,没发现什么问题,但还是不放心的把泳衣往上拉了拉,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  “我硬了!”

  她俏脸一红,打了我一下,小声道:“先忍忍,等晚上孩子睡了再说。”

  ——

  入夜,撒欢了一整天的闺女早已乖巧的睡下。我合上日记本,看了看时间,再不把事情办了我都要困了。

  轻手轻脚的出了门,到隔壁敲响韦惠的房门。给我开门的没想到是她闺女,我有些错愕,这个时间对于孩子来说已经很晚了,怎么这丫头还没睡?

  “你妈呢?”

  “洗澡呢。”

  呃……这就有点点难办了。CC还没睡,我进去等她妈洗完澡再当着她的面把她妈带走,这不太妥当。好在CC也懒得搭理我,捧着韦惠的手机玩得挺入迷,我趁这丫头不注意溜进了浴室。

  韦惠看到我突然冒出来吓了一跳,拿着花洒就要用水嗞我。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她女儿还在外面呢别胡闹,然后低声说:“我先去开好房等你,等下用微信告诉你房号,你别老让你女玩你手机了,不然信息被她看到。”

  韦惠点点头,我退出浴室离开她们母女的房间,接头完毕。这真是,上个床都搞得跟地下工作似的。

  开好房间足足等了一个小时,我几乎已经睡了过去,半梦半醒间听到了重重的敲门声。我猛然惊醒,窜下床铺赶紧跑过去开门。果不其然,韦惠两手叉腰,腮帮子都鼓了起来,似笑非笑的呃说:“你再不开门,我真要生气了。”

  我不由分说赶紧把她拉进来,看了看她的模样,贱兮兮的笑道:“差点真睡着了,谁让你要我等这么久。嗯,好漂亮,等再久也值得,来,香一个。”

  说着我就搂住她,她没好气的把我推开,笑骂道:“滚,臭不要脸的。”

  我是没想到韦惠还特地化了妆,我们就算不是老夫老妻,也是老相好了,真没必要搞得这么隆重,她就算素颜我也觉得很漂亮,不会在床上提不起兴致。

  不过这也说明了一点,她对今晚的春宵一刻很期待,那等下我得表现好点了。

  “跟你说件事。”她在床边坐下,翘起二郎腿,脸上笑意盎然,道:“刚才我过来的时候,碰到一个男的居然搭讪我,你猜他跟我说什么了。”

  “说什么了?问你要联系方式?”

  她掩嘴大笑:“他居然问我一晚上多少钱!哈哈,乐死我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穿一件白色的透视短衫,衣服上布满透气的小孔,能清晰的看到里面黑色的胸衣,白绿相间的条纹短裙也短得不行,一看就知道是身成套的泳装。这大半夜的一个美女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穿着露腰又露腿的泳装在酒店里走来走去,被人误会也不奇怪。

  “谁叫你穿得这么性感。”

  “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回答他的?”

  “哈哈,我跟他说我已经有客人了,他遗憾的样子真的笑死我了……哎,对了,你说我这样的,一晚上值多少钱?”

  虽然知道她这是玩笑话,但我真的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,这其中有一些较为复杂的原因,这个暂且放到后面再说。

  我换一个角度回答她这个问题,掰开手指边算边说:“为了干你,这趟行程,首先是机票、住行、今天的花销,差不多一万块了。”

  韦惠捂住小嘴,恼道:“这么说我把自己说便宜了?”

  我皱皱眉,心中涌起一股很不痛快的感觉,问:“你还跟人家报价了?”

  看到我明显生气了的表情,韦惠吐了吐舌头:“我就开个玩笑嘛。”

  强行压下内心的不快,告诉自己没有必要,韦惠要怎样终究轮不到我来管,我们是来找乐子的,犯不着为了这些事闹得不痛快。

  我霸道的搂住她的小蛮腰,沉声道:“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,我会吃醋!”

  “知道啦!就你占有欲最强。”她笑了,脸上浮现两枚浅浅的酒窝,柔唇飞快的在我的嘴上点了一下,一触即分。

  她含春的眼睛柔柔的看着我,眼妆很漂亮很勾魂。我知道她做过双眼皮手术,手术不是很成功,这让她在画眼线的时候有些困难,所以她化妆总要用很多时间。她又不是要出门,这妆容只为了我一个人画,让我有些情动。

  以前我们开房的时候基本都是关上门就开始脱衣服,看样子今天她想要有些情调,只可惜我没什么准备。

  我把她抱上床,吻上她的唇。韦惠的吻很淡很柔,没有多少色欲。与她接吻已经很少有那种情迷意乱的冲动,更多的是一种情感上的交换,心灵上的交融,所谓的老夫老妻大抵便是如此。

  她的手在我身上乱摸,摸到了我的裆部,隔着裤衩感受了下那家伙的硬度,她喜滋滋的笑了,说:“我帮你吹吹吧。”

  我麻溜的把裤子脱掉,她握住我早已经竖起来的老二,小脸刚凑上去,随即柳眉一颦。

  “怎么了?我洗很干净了应该没味道吧?”

  她摇摇头:“没有,只是一想到粱渔舔过这里,我就不舒服。”

  我嗤笑一声:“你没少吃别人鸡巴的嘴我不也是照亲不误吗?”

  她攥着我鸡巴的手微微一用力,我连忙陪着个笑脸赶紧认错。开玩笑,命根子都在别人手里,能不认怂吗?韦惠投来一个暂且饶过你的表情,伸出舌头对着鸡巴舔了上去,边舔边说道:“我很少给人口交的好不好!跟子航一年了我给他口交的次数都不超过十次。”

  她这话我倒是相信。我跟韦惠说粗俗点是多年的炮友关系,但其间我们也尝试过谈了一段时间恋爱的。在恋爱其间对于口交这件事上她就变得很小气起来。按照她的说法,女人如果对男人太言听计从,就容易不被珍惜。

  其实说白了,当两人的关系是恋爱关系的时候,诸如口交之类的花样得用到关键时刻才能作为有力的武器。如果两人是炮友关系,那她就无所谓了,对我没有感情上的图谋,无所谓我是否珍惜她,在床上反倒是花样百出了,口交这种事自然每次上床都会做。

  韦惠的技巧……算了,我写过很多色情小说,为了小说情节在观感上的刺激感,对于口交我也曾写得很细致入微写得很夸张。但这是实记,没什么必要说得天花乱坠,口交固然很舒服,但更多的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,是女人对男人表达温柔最直观的最有效的方式,肉体层面的愉悦说来说去也就这么回事。

  韦惠脱掉了自己的泳装,看来在给我口交的时候自己也开始发骚了。

  她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屄上,我摸了一把,早已经湿透了。

  我拿出准备好的避孕套递给她,她拆开帮我带上,然后扶着我的鸡巴坐了下去。

  行文至此,仔细回想当晚的情景,我却记不太清晰了。韦惠练了很多年的瑜伽,身子异常柔软,而我也是常年健身勤练不缀,我们可以挑战很多妙趣无边的姿势,要写出一段火爆又激情的肉搏床戏并不难,但写了两遍又都删除了,觉得实在没必要也不想如此。

  跟韦惠做爱我总会彻底的放空自己,那是一种水乳交融般的感觉,一种不需要言语就能洞悉对方想法与情感的默契,一种毫无保留的交出自己去爱对方的悸动。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从奉子成婚到离婚,跟我谈恋爱到分手,我又从结婚到离婚,我们各自的孩子都已经懂事了,我们依然保持着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。

  如果我们是夫妻,至少在性生活这一方面,一定会很和谐,别说什么七年之痒,做一辈子都没问题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写我们用怎样的姿势上床,写她的骚屄夹得我有多爽,都显得有些苍白可笑,我们的做爱虽然的确是从最纯粹的肉欲出发,但不止停留在这一层面上。

  激情过后,韦惠趴在我身上,额头蹭着我的脸颊,像只撒娇的小猫,一脸满足的神色。我刮了刮她的鼻子,打趣道:“酒店隔音可没那么好啊,你叫那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听到。”

  她倒是满不在乎:“怕什么,这里又没人认识我。”

  聊了一会天,我们都不放心还留在房间里的孩子,退房回各自的房间睡觉。

  临走前她边穿衣服边说:“明天还是住一起吧,开这么多房多浪费钱。反正两个床,让孩子们睡一起好了。”

  她说这话时脸上难得的浮上一抹羞意,那模样叫人忍不住就想欺负她。我挤兑道:“你动静那么大,不怕吵着孩子吗?”

  “大不了我不叫就是了!”

  在这短短的几秒我考虑了很多,主要还是想怎么跟闺女说我跟她韦阿姨睡到一起的事。其实带着韦惠出来玩,我已经不打算再跟前妻妥协了,只有我在单方面想要解决问题不会有任何结果,既然如此那便不解决,寻找别的出路。只不过目前闺女还不知道我跟她妈已经离婚,就这样让她看到我跟韦惠睡一起终究有些不妥。

  不过我的确也想搂着韦惠睡啊!这样开个钟点房做完爱再回去,差了很多意思。我思忖了几秒,说:“明天再说吧,看有没有合适的房间。”


【完】